位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 > 深圳首页 > 法治动态 >

比海更深

编者按:2019年12月20日,由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微博政务、微博法律主办的“带着国徽去审判——超级大V法院行”活动走进广东湛江,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律师、民法讲师钟秀勇等大V们与头条新闻、南方都市报、央视社会与法跟随广东省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硇洲人民法庭法官陈道准一行,前往硇洲岛体验渔船审判,体验他们扎根海岛、探索“小事不出门,大事不出岛”的一站式多元解纷治理模式的故事。

 

硇洲岛,湛江市唯一一个边防海岛,也是中国第一大火山岛, 位于广东省湛江市东南约40公里处。

 

1899年,法国强租广州湾,也就是今天的湛江,而硇洲岛当年作为法国租界曾经繁盛一时,也激起过民族义士的悲愤。闻一多曾在《七子之歌——广州湾》中写道:“东海和硇洲是我的一双管钥,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闻一多深爱着祖国。那么,你有没有比海更深地爱一样事物?

 

一片碧蓝大海,一艘灰色小船,一行坚定背影,一抹耀眼鲜红。20日上午,大V们随法官乘小艇前往即将开庭的渔船,天色灰蒙蒙的,海浪股股叠叠都精神焕发,踊跃着喧嚣的生命。有网友在微博上笑称:“别人是巡回法庭,你们是巡回法‘艇’。”

 

  

 

陈道准先从小艇上翻越到开庭的渔船上,接过书记员窦文伟手中的国徽,然后两人和法官助理吴声远一起挂起国徽,拉起“湛江开发区法院巡回法庭”条幅。这个巡回法庭简陋的难以想象,泡沫箱当桌子,破旧的小板凳当椅子,用钉子当桌牌的支架。

 

 

 

在晃晃悠悠的渔船上法官陈道准开始审理一起借款纠纷案。原被告本是好朋友,一年多前,被告因购买捕鱼网具急需资金,向原告借款16000元,并立下借据。但借款期限到后,被告却以经济困难为由拒绝还款,原告便诉至湛江开发区法院。

 

“每次去找你还钱你都不还!”

 

“我又不是说不还给你!”

 

“你说没钱还就了事了?”

 

“我实在没钱你怎么硬逼着我还?”

 

法庭上,原被告双方情绪有些激动,法官陈道准眉头微皱、眼神温柔,对被告说:“你慢慢讲,心情不要激动。”他给出了调解方案:被告当场还款6千元,剩余1万元及利息分三期还清。对于调解结果,原被告均表示满意,双方握手言和,露出了笑容。

 

 

正要离开渔船的时候,小编忽然发现,被告坐的一个小板凳在调解结束后已经掉了一条腿。

 

硇洲岛许多乡村偏僻,道路崎岖,有时送达只能通过摩托车或自行车,甚至只能步行。

 

渔船审理结束后,大V们又跟随法官到渔船上送达。法官陈道准和书记员窦文伟骑着摩托车在裸露的土地上颠簸,到了岸边,他们又登上一条小木船,小木船比起之前乘坐的小艇要晃很多,船上的人稍微保持不好平衡,船就可能会翻。小木船飘摇在大海中,在阳光的映照下,可以看到陈道准脸上岁月的痕迹。找到送达的渔船,他站在小船上正好够到渔船的船舷,给当事人送达文书。

 

“渔民时常在海上,出没烟波里,云深不知处,向他们送达诉讼文书,难度可想而知,工作量可想而知。送达虽苦虽累甚至危险,但硇州法庭总是能够完成。”钟秀勇在微博上写到。

 

舒婷在《致大海》中写到:

也许漩涡眨着危险的眼

 

也许暴风张开贪婪的口

 

呵,生活

 

固然你已断送

 

无数纯洁的梦

 

也还有些勇敢的人

 

如暴风雨中

 

疾飞的海燕

 

硇洲法庭的干警们就是那暴风雨中疾飞的海燕。

 

你肯定会有这种疑问:为什么法官要跑去渔船开庭?渔民怎么不到法院去?网上审理和电子送达不是更方便吗?

 

陈道准告诉我们,一方面,渔民生活在海上,要出海和看船,不能按时回家,去法院不是很方便;另一方面,在很多渔民看来,到法院去打官司是件“不光彩的事,所以,他们希望法官们到渔船上去。陈道准说:“渔民需要我们来,打个电话我们就来。一个月要到渔船开庭四五次,晚上拿着手电筒坐船去送达的时候也有”。至于网上开庭和电子送达,渔民们还不太能接受,他们觉得纸质的文书握在手里才踏实。

 

“渔民不想上岸,没有时间去法院,法官为渔民们着想,到渔船上开庭,把不方便留给自己。”邢立达被硇洲岛的法院干警们深深感动。

 

周强院长曾经提出:“要不断完善便民利民措施,加强人民法庭工作,通过车载法庭、巡回审判等方式,让司法走进群众,切实解决偏远地区群众诉讼不便问题。”

“硇洲法庭到渔船上审判和送达,就是在践行周强院长提出的不断创新完善司法便民措施。”岳屾山谈到。

 

还有网友困惑:开庭那么不容易,还带着那么重的国徽干什么?

这个问题隐于庭的小法师给予了回答:“是的,国徽很重。但,她重的不止是她的物理质量,更是她背后代表的国家意志、法律尊严。”

 

湛江冬日的中午还有些热,夏天的气温更是可想而知,到渔船上开庭,问法官是否觉得环境艰苦?陈道准说,他们已经习惯了海上的风吹日晒,适应了岛上的生活。无论送达还是开庭,法院干警们走过了许多洒满汗水的路,岛上有村民的地方也都有过法院干警们的脚印。

 

陈道准今年52岁,已经在岛上坚守了30多年,吴声远、窦文伟也在岛上工作了20多年。陈道准告诉我们,这里的百姓很信任他们,村民们法律缺乏,大事小事都会找法院干警们问,他们都会耐心帮助。

 

“从海岸到山岩

 

多么寂寞我的影

 

从黄昏到夜阑

 

多么骄傲我的心”

 

去渔船审判的路上,一行人的背影是孤独的;百姓如此信任,一行人的内心是充盈的。

 

陈道准的家在湛江市区,从21岁开始他就在硇洲法庭工作了。过去没有现在的轮渡,只能靠小船来往于湛江市和硇洲岛之间,路上所花时间很长,陈道准回家很不方便,他坦言:“缺席了孩子成长过程中很多重要的时刻。”说到这里,陈道准哽咽了。

 

大V岳屾山问陈道准:“等你们一行人退休了,年轻法官愿意来岛上工作吗?”

 

“他们也愿意来,他们和岛上的群众都很熟。现在交通工具先进了,从岛上往返家里也便利多了。”陈道准回答。

 

硇洲岛纵深是太平洋,海深万丈,不可估量,而硇洲岛上法院干警们对百姓的爱,比海更深。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文字:吴凡 | 摄影:杨书培 | 编辑:吴凡

 

 

律师岳家军,为人民服务!

从优秀走向卓越!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