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 > 深圳首页 > 本所简讯 >

《民主与法制》| 四代“岳家军”: 如何铸就律师家族的辉煌?

2020年1月21日,民主与法制刊登了《四代“岳家军”:如何铸就律师家族的辉煌?》。现全文转载如下:

编者按

 

在传统文化中,“家族”往往代表着一种文化底蕴,代表着一种血脉传承,更代表着一种价值观的坚守。而在中国的律师行业,尽管律师制度在改革开放后才得以恢复,传统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松散的组织模式似乎又预示着律师行业不可能有“家族”这个概念。但是,充满未知和无限发展潜能的律师行业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我们以惊喜。

近年来,律师行业相继涌现出诸如四代皆律师、一门五律师、五兄弟同律师、三代律师人等“家族”律师现象,打破了律师行业与“家族”概念绝缘的思维定势,成为律师行业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些家族律师如何传承与坚守法治信仰?又如何践行着为国护法为民请命的初心,成就律界佳话,铸就辉煌的?本期聚焦为您揭晓以上问题的答案。

身为子女,拥有一名杰出律师父亲是什么样的感受?

身为父亲,拥有一群优秀律师子女是什么样的感受?

更让人好奇的是,身处一个四代律师家族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在一家名为“岳成”的律师事务所中,我们能同时找到以上问题的答案。

01

是父亲,更是人生路的榜样力量

  1980年,岳成响应县里组织号召,被调到黑龙江省海伦县法律顾问处。从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快速转换身份角色,成为一名律师。
  对于当时年仅八岁的岳运生来说,这一工作变动给他带来的最直观感受,仅仅是父亲的工作地点从原来的县政府大院搬到离家更近的红旗派出所。至于律师是做什么的,工作变动会对这个家庭带来什么变化,年幼的岳运生一点都没想过。
  不过说起来,慢慢的,岳运生确实体会到这种变化带来的好处。那就是岳运生写作业的环境得到了大大的优化。“父亲单位的灯管可比家里的小灯泡亮多了!”于是,每天晚上,红旗派出所院子里,总能看到小岳运生背着书包去做作业的身影。
  那几年,律师制度恢复重建没多久。很多同学一听岳运生父亲是律师,都会好奇地问他:什么是律师?
  “律师就是帮人写辩护词的!”小小的岳运生深有体会道。
  岳成做事严谨,但是字迹却十分洒脱潦草。在那个没有电脑的年代,辩护词全靠人手写誊抄,潦草的笔迹给后续的修改带来了麻烦。
  岳成便让当时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岳运生跟姐姐岳海南在完成作业后,给他抄写辩护词,他再在上面继续修改。那时的岳运生连识字都还不全,经常抄着抄着就问父亲:“这个字是什么,落笔怎么写?”对内容没有任何感觉的他,只觉得一抄就要写好几页。抄的麻烦,极不情愿。
  现在岳运生想起来,那算是与法律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吧!
  岳运生当时不知道的是,父亲岳成为律师这个身份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从1980年两个月的速成培训班学习开始,到1983年以绥化地区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法律系的本科函授班,岳成一直在努力前进。
  岳成在吉林大学读书时,是整个家里生活最困难的时候。那时的他已经35岁了,也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一家六口的吃穿住行全靠岳成一个人的收入。岳成回忆那段时光,有时连五分钱的公交都舍不得坐,一块馍也要分成两顿吃,省下来的钱买《袖珍法律小词典》。
  1986年,岳成调到黑龙江省律师事务所。随后,一家人搬到了哈尔滨。换了新环境,新的城市举目无亲,借住几十平方米的一居室。就这样,除了已经工作的大女儿岳海南,一家五口在那个小单间里蜗居了四年。
  与哥哥岳运生不同,岳成小儿子岳屾山自懂事起,父亲蒸蒸日上的律师事业便让他经常能听到来自外界的赞美。在他看来,拥有一个当律师的父亲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在学校,他经常能听到老师的鼓励:“屾山!你要努力学习,将来跟你爸一样,成为一名大律师。
  现在看来,岳屾山高中老师一语中的,岳家在后来确实培养出很多优秀律师。四代13名执业律师,放眼全中国,仅此一家。今日之美谈在昔日并非刻意而为,一切真应了那个词,皆“水到渠成”。
  1989年,岳运生顺利考入西安公路学院交通工程专业。为什么不是报考法科专业,莫不是当年抄写辩护词抄出了阴影?岳运生笑答:一方面是真没动过子承父业的脑筋,再加上高中学习理科的他认为法学是文科生的天下,报考时自然而然地选择理工科领域的典型专业。
  1993年大学毕业后,岳运生被分配到北京城建集团,成为一名助理工程师。那一年,他的父亲岳成创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律师事务所——黑龙江省岳成律师事务所,事务所开张仅8个月就创收逾百万元。
  父亲事业的一马平川并没给岳运生带来多少想法,只是他的首份工作与他所学的交通工程专业一点也不对口,让他很是苦恼。每天重复往返于施工现场和办公室,让岳运生觉得有些虚度光阴。
  1994年的“十一”,岳运生的爷爷过大寿,岳成一家到大庆市给老人庆祝。岳运生跟家人亲戚闲聊时,提到了想从施工单位转到设计单位的意愿。在当时,岳成的二哥负责岳成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的行政事务,一听到侄子的矛盾,便极力推荐他转行。
  “你还调什么工作岗位,直接过来当律师得了!
  “像一些单位出现的工商、税务上门找麻烦,律师事务所从来不会碰到。当律师社会地位、收入也都算不错。
  ……
  虽然岳运生的这位二大爷并不是做律师出身,但有丰富工作经验与生活阅历的他给的建议,在岳运生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
  就这样,在家人的建议和劝说下,岳运生终于下定决心。他拿起了从未读过的法律书籍,开始了一连串紧张的考试。
  1995年5月,岳运生顺利通过中国政法大学双学位考试,开启了他法学专业之路。也是同年,一举拿下律师资格考试。
  那一年,不仅对岳运生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对于他的父亲岳成,亦是如此。岳成在那一年获得首届“全国十佳律师”的殊荣。正是这个奖,成了他们父子二人进京开展业务市场的敲门砖。

 

02

是子女,更是信得过的左膀右臂

  走进位于北京东三环天元港中心的岳成律师事务所北京总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醒目的对联。
  上联“天道酬勤凡事需要努力”,下联“心存敬畏规范自己言行”,横批“有志者事竟成”。
  天道酬勤凡事需要努力,这上联正是对岳成及他的律师子女工作状态的最佳写照。

  从1996年到2008年,从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的两间办公室到安立路的半层楼、再到北京东三环炙手可热的燕莎商圈中两千多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岳成来北京的每一步走得都踏踏实实、战战兢兢。

  为什么来北京,难道是京城有关系、有人?难道是黑龙江呆不下去了?
  都不是!
  这个出生在海伦县普通农民家庭的孩子,被迫放弃过学业;长大后当过林业中学的教员,做过化肥工厂的工人,当过民政局科员。别说北京有关系,就是在岳成的老家,也没有能借得上力的亲戚朋友。
  一路靠自己,岳成用勤奋和实力证明了一切。
  1994年11月,他荣登黑龙江省首届“十大优秀律师”榜首;1995年11月,他被评为第一届“全国十佳律师”;1996年3月,黑龙江省司法厅授予他个人一等功。
  即便在黑龙江地区已经收获了可观的财富和知名度,岳成并未沾沾自喜、停滞不前。1996年,为了实现进京城的目标,岳成打算把总所搬到北京。并非是在北京开分所,而是“孤注一掷”般的另起炉灶,还是在一个高手如云的陌生城市。
  1996年,已经进入写论文阶段、没什么课程的岳运生帮着父亲跑建所的手续。第一年,他们租借黑龙江宾馆的两间办公室,算上父子俩,一共也就5个人。事务所的会计出纳还是岳运生的同学,同时也是所里的一名律师。
  在当时,没有任何资源的岳成,只有一项“全国十佳律师”荣誉称号可以与人说起。面对陌生的市场环境,怎样打开一片天地,是摆在岳成父子面前最大的难题。
  不走歪门邪道,不给回扣、介绍费、关系费,还能怎么做?岳成想到的是:口碑相传,做宣传。
  从1996年到2005年,进京的首个十年,岳成父子俩一个星期能回家吃两顿饭都算少有。为了能认识更多的人,尽快打开市场,岳成会约朋友带上一桌陌生人,借此认识朋友的朋友。天天在外面请客吃饭,还是跟一群陌生的人,并不容易。
  “谁都想呆在自己的舒适圈,跟自己熟悉的人好好吃个饭。”岳运生坦言。
  每天下午四五点要是还没约上当天晚上的饭局,岳运生会非常开心:“终于能回家吃饭了!”不过,岳运生现在回想,如果不是父亲的这个法子,那个时候是没办法快速打开北京市场的。
  说到这里,就必须提到岳成的一个长处。跟一桌陌生人吃饭,一顿饭后,岳成保证能让在场的所有人记住他。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让岳运生十分佩服。
  “那段时间我们认识了很多记者朋友。父亲常跟我说,你必须让人知道你是做律师的,还必须让人知道你是一名好律师,人家遇到事才能想起你。
  “电台有声,电视有影,报纸有名”,这种宣传作用在当时相当显著。通过岳成父子俩的不懈努力,岳成律师事务所渐渐在北京拥有了一席之地。
  在大儿子岳运生成为自己的得力战将后,岳成也把两个女儿岳海南和岳雪飞培养为优秀的律师。
  2002年岳海南临危受命,担任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主任。外人光看主任的头衔耀眼,不知道的是,岳海南面临的是业务大量萎缩、客户急剧流失、对外负债几十万元的烂摊子。好朋友劝她:还是在北京稳定发展或者另起炉灶。但跟她父亲一样要强的岳海南,却非要啃这块“硬骨头”。
  从那之后,岳海南算是走上了艰难的创业之路。在了解律所具体情况以及所处市场环境后,她大刀阔斧、力排众议,对律所进行了改革重组。并根据当时的法律服务行业发展现状,审时度势,确立了为机关、企事业单位提供法律顾问服务的主营业务。
  当年,岳海南为了开发法律顾问单位的营销之路,从服务框架到具体业务,从基础通用合同文本到个体特色法律文件,事无巨细与律师团队共同起草、层层把关。
  白天走访客户,晚上分析汇总、拟定第二天的计划和方案。送走黑夜、迎来曙光的通宵工作渐渐成为一种常态,吃面包、喝瓶装水的伙食条件也逐渐成为家常便饭。
  就这样,在岳海南的带领下,全所律师拧成一股绳。短短一年,黑龙江分所就还清了外债。第二年实现盈利,从此黑龙江分所走上了法律顾问服务专业化良性发展的轨道。
  提到姐姐岳海南,岳运生也很是骄傲:“在岳成律师事务所几家分所之中,我父亲对她负责的黑龙江分所很是放心。不论业务上还是行政管理部分,基本不会过问。从人均创收来说,黑龙江分所不输北京。
  小女儿岳雪飞是四个子女中脾气性格最像父亲的。岳运生笑称:“有时候工作上意见不合,他俩(岳成和岳雪飞)吵得最凶。
  想当初,岳成直接下令岳雪飞进军上海。一个北方女子独闯上海拓展律所业务并非易事。2001年,初到上海的岳雪飞既没有客户也没有朋友。她很想掉头,再回到父亲兄长的羽翼庇护下,但是强烈的自尊心还是让她坚持了下来。随后的几年,岳雪飞过得非常艰难,用她的话来说甚至是种煎熬。她至今还记得自己接到第一个案件时那欣喜若狂的心情,虽然代理费很少,却让她长期以来的焦虑心情缓解了不少。
  小儿子岳屾山同哥哥岳运生一个出生在70年代尾,一个生于70年代头。两人做事和心态有明显区别。
  岳屾山从小到大,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当律师,他热爱这一职业。岳屾山在中国政法大学念书时,便开始在父亲的律所中实习。但在自家律所打工,岳屾山没享受过一天特权。
  司机、行政、律师助理这些岗位他都做过,打杂跑腿也少不了他。他都不敢跟别的律师起冲突,否则挨骂的肯定是他。
  “你有什么资格那样说人家!你算老几!”听着岳屾山模仿他父亲的语气说他,记者都感觉委屈和好笑。只不过,好笑是外人觉得,委屈是他自己的。
  大学毕业后,岳屾山又趁热打铁,选择留学英国。学成之后,岳屾山马不停蹄地回国做了律所的“救火队员”。
  “屾山,广州有人离职了。所里又没人愿意去,你去吧!
  “屾山,三亚要开分所。没人愿意去,你去吧!
  岳屾山知道父亲的脾气,说一不二,不容辩驳。“他(岳成)不是在同你商量,是通知你。
  岳屾山说,他们兄妹四人,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不怕爸爸的。但就是这样一位严父,以他的独到眼光、以身作则的表率,将四名子女培养成优秀的律师人才、岳成律师事务所的顶梁之柱。

 

03

是家人,更联成律师家族的辉煌

  岳运生说,父亲岳成是一名典型的东北传统家长,严父的形象。夸赞,对于他来说,是一件羞于表达的事情。岳成很少准确地说是几乎没有向四个孩子表示过满意和爱意之情。

  “他肯定不会当我们面说这种话,倒是跟其他朋友有表达过。”岳运生说。
  虽然没能听到岳成亲口表达,但是记者坚信,他对于几个孩子的自豪之情是溢于言表的。岳海南任黑龙江分所负责人、岳运生任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岳雪飞任上海分所负责人、岳屾山任岳成所民事业务部部长。值得一提的是,这还不是参与律所工作“岳家军”的全部阵容。
  2017年,岳成大哥的曾孙女岳东雪通过司法考试后,岳成律师事务所进入了四代律师同时执业的新时代。第一代:岳成;第二代:岳海南、岳运生、岳雪飞、岳屾山、王静巍、宋静;第三代:岳婷、蒋岳婷、张岳皓、杨月笛;第四代:岳东雪、张万菊。
  岳运生告诉记者,岳成所的“三不原则”(不给回扣、不给介绍费、不给找关系走后门)是父亲很早的时候就立下的规矩。随着所内家族成员日益壮大,他才逐渐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
  “办家族所要求我们做事不能出岔子,意味着业务经营上不能有一点差错。早些年,为了打开市场,我们做了那么多的宣传,甚至说有一点高调。不知有多少人盯着呢。”岳运生坦承家族直营模式的短板,但分所加盟模式的风险在岳家人看来是不值当的。
  这点上,记者想到了那句“心存敬畏规范自己言行”的下联。岳家人做事,就是这么谨慎、稳当。
  2019年6月,在岳成与夫人50年金婚典礼上,岳成7岁的孙女岳嘉领诵岳成律师家训:
  “懂感恩、知敬畏、有礼貌、要孝顺。
  岳成是个喜欢追求完美的人,他对子女的要求都很高。岳成把这12个字刻在了泰山石上,并将此石放置在家里院子中的竹林边。他希望这块泰山石能时时刻刻给予后辈警示和指导。
  岳雪飞很钦佩父亲这位执业四十年的老律师。从他身上,她学到了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在父亲那里,从来没有“差不多就行了”这样的话。对待工作,他一向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同时他也这样要求他的孩子们。
  这种严格,岳屾山也深有体会。有一次因为一个案子,岳成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要求他开车送自己去单位。有时候夜里睡到一两点,又被父亲叫醒,催促着:“赶紧起来,我们还得去一趟办公室。”岳屾山笑着说:“在岳成所做律师,感觉就像走两万五千里长征,我也绝对是被逼出来的。
  是父亲,也是老师,更是老板。在这种严厉老板手下工作,一定极具挑战性。遇到工作分歧时,该怎么办呢?
  “都听他的!”岳运生和岳屾山给出了一致的答案。
  岳家每年过年,除了除夕和初一和其他家庭一样外,初二开始会开启工作年会模式。趁着全家二十几口人齐聚一堂的机会,关于下一年度律师事务所的发展前景、薪资体系安排等事宜,岳家的大律师们会各抒己见、大谈特说。这里有说不完的探讨,也有吵不定的争论。有时,眼看着几个人争执不下,声音一个赛一个的高,岳成的夫人便会干涉这场家族辩论会,平息“战火”。
  实现“1976年进县城、1986年进省城、1996年进京城、2006年在美国办所”人生飞跃的岳成,枕边人始终只有一位,也是唯一的那一位。
  1969年,岳成与夫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早年的家庭生活拮据,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1976年,岳成去县城政府部门工作,他便把夫人带进了县城;十年之后,岳成去省城当律师,又把她带进了省城;再过了十年,岳成来到北京创办岳成律师事务所,依旧把她带进了北京。
  虽然岳成的工作环境一直在变动,财富也一直在增长,但是对他来说,妻子依然是妻子。他的心不曾改变,他对家庭的责任没有一丝动摇。
  有一次岳成开玩笑说:“我们这种年龄很少讲什么爱情呀、我爱你呀。但有一次听说老伴儿被车撞了,老半天我连裤子都没穿上。
  2019年6月29日,岳成和夫人完成了一场郑重的金婚典礼。岳成认真地感叹:“金婚,值得纪念!为什么呢?50年不易啊!” 
  2019年5月,全国妇联在京召开“家家幸福安康工程”启动部署暨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揭晓会,岳成律师家庭获评“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首都最美家庭标兵户”。
  这已不是记者第一次采访岳成、岳成的家人、岳成律师事务所。有意思的是,每次拜访,都能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
  岳运生的手抄辩护词、岳屾山的律所打杂时光……现在回忆起那些往事,当初的不理解早已随时光淡去,唯留感怀昔日美好在谈笑间熠熠发光。
  在成为父亲之后,岳运生和岳屾山看到玩笑嬉闹的幼子,是否会想起当年父亲严格要求他们的点点滴滴?
  慢慢明白,总有些时候,正是为了爱,所以才严厉,才狠心。
  父亲的爱,流淌无声,沉重如山。

 

来源:民主与法制周刊  

作者:民主与法制周刊记者  李天琪 
 

律师岳家军,为人民服务!

 

从优秀走向卓越!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